" />" />
新聞中心 藝術園地 散文

父親

2020-03-11 15:38    來源:黨群工作部    作者:楊璽

        疫情不斷向好,單位也開始復產復工,我這種省外員工,也將回到闊別已久的崗位。去了單位不能回家,便把孩子又送回村里父母身邊。自己帶了20天孩子,再見到父親母親,便又生出無數感慨,年前的一幕又浮現在腦海。

        臨近年關,工作愈發繁忙。已有旬月未與父母長談,與孩子也是許久未見。到了周末,妻子又催著去購置新衣,但家中正在裝修,離不開人,便給父親打電話,拜托他來照看一二。

        忙碌的我,忘記給父親叫出租車。等重重的敲門聲響起,看著他兩頰的青紅,才發覺自己的疏忽。父親是騎著電摩過來的,頭頂戴著一頂滿是褶皺看不出顏色的狗皮帽,腿上的皮褲綁著不知是什么材質的護膝,十幾分鐘的路,整個人身上都透著寒氣。簡單交代兩句,我便與妻子匆匆出了門,再回到家中已是5個小時之后。父親已經離開,留下的是兩間干凈的臥室,和打掃了一半的客廳。我想定是母親擔心晚上路滑天黑,不停地催著他,他才留下干了一半的活。望著倚靠在墻邊的拖把和搭著手套的水桶,恍惚又看到他埋頭拖地,蹲著用鋼絲球蹭地上凝固了的膩子粉,默默地做完,悄悄地離開。

        父親不是沒有車,他只是把車留給了我。從我第一天去單位開始,他便給那輛滿是灰塵的“小木蘭”更換了火花塞和電瓶,又帶起了頭盔、披上了雨披。就又想起小時候下雨天,我躲在他撐起的雨披后,沒想到長大成人,他把“雨披”直接給了我。再后來,“小木蘭”也不堪重負,他便“落魄”到騎自行車,后來年紀大了,便又“升級”到電動自行車。七年間,只有自行車是我一時興起的產物。他總是這樣,苦而不言,勞不言功,把最好的都留給我們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我也成為一名父親,也有一雙小手需要我牽著,也有一個人需要我在背后守護著,我開始慢慢體會“父親”這兩個字背后的酸甜苦辣。

        隨著時光無情流逝,看似堅強的他,似乎老得像一個影子。平日里忙忙碌碌,便不見他蹤影。夜路獨行,才陡然發現,他從未離開。

上一篇: 調度老姚過年
下一篇:鋼城春色惹人醉
  • OA系統
  • 企業郵局
用戶名:
密 碼:
友情鏈接:
網站首頁 | 公司簡介 | 建言獻策 | 企業郵局 | 聯系我們
電話:0913-5182222 5182333 傳真:0913-5182345    
版權所有 陜西龍門鋼鐵有限責任公司 © 2014 陜ICP備05004228號

陜公網安備 61058102000140號

黑龙江11选5胆拖表 湖北快三基本走势图彩经网 体育彩票大乐透机选 098期排列3 股票融资有什么用 十大不起眼的赚钱行业 天津11选5平台 皇家极速赛车下载app 股票涨跌简单原理 彩票论坛精选 tcl100股票行情 海南环岛赛彩票玩法与开奖 上海股指配资推荐 正规赌博十大网站app 贵州11选五一定牛遗漏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号 腾讯分分彩开奖号码